滄浪之水

作者:閻真


滄浪之水


滄浪之水

《滄浪之水》:中南大學閻真教授著,《當代》2001年4月刊登,獲《當代》年度文學獎一等獎,人民文學出版社2001年10月出版,至今已重版三次,《大連日報》已連載,《三湘都市報》已準備連載,西安電影制片廠已拍成電視劇,這是閻真教授自《曾在天涯》之后的第二本長篇小說。 小說分為四篇五部分94小節。 父親在“我”出生那年因替同事講了幾句公道話被劃為右派,因此他還被趕出了縣中醫院,帶著“我”來到一個小山村,當了一個鄉村醫生。“我”考取北京中醫學院那年,他看了“我”的錄取通知書,吼了一聲“蒼天有眼”就一頭栽在地上。1985年,“我”研究生畢業回到省里,在衛生廳辦公室工作。此后“我”就開始了與同事丁小槐斗心眼的“生涯”,但是每次都是“我”吃虧。廳里要整頓省內的中藥市場。“我”和丁小槐去吳山地區調查,那里假藥泛濫,可那是馬廳長的家鄉。回來后“我”把情況向藥政處做了匯報,可丁小槐卻對處長說材料不準確。“我”把事情告訴了廳里的老辦事員晏之鶴時,他卻勸“我”學聰明點。 廳里花三十萬買了一部進口轎車。在一次支部民主生活會上,“我”把購買小車的細賬算了,但是沒提到任何人。等馬廳長離開會場后大家都批評“我”,連平時關系最好的小莫都說“我”的不是。不久以后“我”就被調離省廳辦公室,到中醫學會去了。女朋友知道這個消息,也斷然與“我”分手。 在中醫學會一呆就是四五年,在這期間,“我”同市五院的護士董柳結婚、生子,完成了人生的一個必要程序。這時,丁小槐已經提了辦公室副主任,搬出筒子樓住套間去了。 兒子三歲該上幼兒園了,本想讓他進省政府幼兒園。“我”想盡了辦法進不去,可丁小槐的兒子進去了。最后還是董柳的妹夫想了辦法,兒子才進去了。“我”嘆息自己無能。 按衛生部的統一部署,省衛生廳里抽人去湖區搞血吸蟲調查,“我”也去了。在馬廳長的授意下,調查組在選址抽樣方面均做了精心安排,結論是發病率略有下降。“我”知道數據不可靠,但因位卑言輕無法說出口。回到家里后,“我”寫了真實情況想匿名寄到北京去,卻被董柳阻止。 這一切都讓“我”感到絕望,急得心里發痛。 后來,馬廳長的孫女到省人民醫院輸液,幾個護士都因太緊張走了針。馬廳長夫人聽說董柳技術好,就連夜派車接來,一針就打中了。廳長夫人留她在病房陪了幾天后,主動提出把她調到省人民醫院。多年的愿望一下子實現,董柳哭了。 中醫研究院原院長舒少華準備揭發馬廳長,已經有五十多個人簽名,他希望“我”簽名,“我”把事情跟晏之鶴說了。晏之鶴建議“我”當晚向馬廳長匯報,“我”經過痛苦的選擇后去了馬廳長家,把事情說了。馬廳長布置“我”去做幾件事,“我”連夜就做了。第二天舒少華的陣線就崩潰了,簽名的人紛紛找到馬廳長表示懺悔。馬廳長安排“我”報副高職稱,又參加博士考試,都通過了。年底廳里下了文,調“我”到醫政處當副處長,房子也搬套間了。 一年間,老婆調動了,房子有了,職稱有了,位子有了,工資漲了,博士讀了,說話也管用了,真像做夢一樣。后來,由馬廳長提名,“我”被任命為副廳長,分管中醫研究院。 終于有一天馬廳長對“我”說他想推薦“我”做廳長。時機成熟后,“我”建議讓馬廳長離任后出國考察,順便看看在洛杉磯讀博士的兒子。其實是為了擺脫他的“垂簾聽政”。 在父親墳前,“我”苦苦思索為何原本的意念、理想,都在不知不覺間隨波逐流走上了另一路。答案是那里有虛擬的尊嚴和真實的利益,“我”就是因此放棄了準則信念,成為了一個被迫的虛無主義者。 終于,“我”跪倒在父親墳前,把他遺留下的《中國歷代文化名人素描》付之一炬。 作者以娓娓而談的文筆和行云流水般的故事,寫出醫藥學研究生池大為空懷壯志、無職無權的苦,時來運轉、有名有利的難,在真切地展示他的人生旅程的同時,也把困擾他的人生難題一一解開。讀者在不知不覺中被深深吸引,似在欣賞小說,又似在體驗現實。

《滄浪之水》已完結

閱讀提示:
1、查看精彩小說《滄浪之水》最新章節內容,請關注本站。
2、如果您喜歡小說《滄浪之水》,請支持正版,付費購買正版。這是對作者閻真最好的尊重和支持!
3、小說《滄浪之水》所描述的內容及評論,僅代表作者“閻真”個人觀點,與本站的立場無關,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。
4、書友如發現《滄浪之水》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我們舉報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謝您的支持!
5、《滄浪之水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優秀小說,情節動人,請多多分享本書、宣傳本書和推薦,也是對作者“閻真”的一種支持與鼓勵!
北京pk赛车开结果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