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奪舍了魔皇

作者:八月飛鷹

那片滔滔血海,與程應天自身修為所化之血海,迥然不同。

  血海深處,仿佛通往某個更悠遠更深邃的地方,極之不祥。

  一貫不著調的蘇夜,這時雙瞳中卻有精光涌動,緊緊注視自程應天掌心涌出血流形成的血海。

  雖然不明就里,但他敏銳感覺到其中蘊含的駭人意境。

  先天宮艮山長老薛鴻尋見聞廣博,則隱約看出程應天這一手的底細。

  但正因為如此,她才更感到難以置信。

  不過,有陳洛陽更不可思議的諸般表現,其他事情似乎也讓人容易接受一些了。

  “血海……”薛鴻尋詫異的看向程應天。

  她口中“血海”二字,顯然有具體所指。

  正是血河一脈傳說中隱遁的那處神秘洞天,傳聞中那里一片汪洋血海,極度神秘,源自血河第六代老祖“血河尋仙”血千尋。

  歷史上,血河一脈最危機的時刻,便是依托這方血海躲藏,休養生息,避過風頭。

  此前天河、血河決戰,血河老祖隕落,血河一脈再次遭逢巨大危機,因此大部分血河傳人在師門長輩帶領下,再次退入血海。

  血海入口,縹緲無蹤,一直是紅塵中的未解之謎,只掌握在極少數血河宿老手中。

  但此刻,程應天竟似乎以獨特秘法,打開了血海大門?

  他掌心處的傷口里,流出的鮮血,在紅塵界里匯聚成一方“血海”,而這方“血海”的深處,竟似乎與真正傳說中的血海連通。

  那極度晦暗不詳的力量,分明來自真正的血海。

  雖然先前有傳聞,程應天跟血河老祖有關,乃血河傳人,他一身精湛的血河劍道也印證這一點。

  但薛鴻尋實在沒有料到,程應天同血河一脈的聯系,竟然緊密到這般地步。

  這個年輕人,不論在血河,在南楚,還是在先天宮,都堪稱當之無愧的第一傳人。

  以其表現出來的實力和天資,多給他一些時間,怕就是一位新巨頭。

  雖然他剛剛才相助薛鴻尋避過蘇夜的追殺,但薛鴻尋此刻看著他,心中卻極為忌憚。

  程應天此刻沒有關心薛鴻尋怎么想。

  他全部注意力,都放在對面的陳洛陽身上。

  陳洛陽那古怪的目光,讓程應天見了,暗自皺眉。

  但陳洛陽并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淡淡一笑:“原來血明凰留下的東西,是這般作用。”

  這話蘇夜聽了不明所以,但薛鴻尋聞言,則瞳孔微微收縮。

  “血凰輪回”血明凰,血河一脈傳承第八代老祖,也就是之前血河老祖血蒼穹的師父。

  血河歷史上少見的女性頂尖強者,修為實力極度強橫,崇敬曾將血河一脈送上巔峰的第四代老祖血昆侖,因此畢生只修一劍,便是血昆侖所創的血凰輪回訣。

  其在血凰輪回訣上的造詣,除了創始人血昆侖本人以外,冠絕古今,直接以“血凰輪回”為號。

  經由前幾代老祖臥薪嘗膽,休養生息,到血明凰手上時,血河一脈如涅槃重生,再度攀上**。

  不過,離奇的是,血明凰在千多年前神秘失蹤,不知去向。

  幸好血蒼穹同樣驚才絕艷,強勢崛起,才讓血河一脈傳承不至于重新跌落,一直維持強勢地位千年,跟天河纏斗到近年。

  陳洛陽通過白玉瓶查詢程應天的信息,知道對方早年間就得到上代血河老祖血明凰的遺物。

  程應天與這一代血河老祖血蒼穹最初的接觸,根源其實也著落在這里。

  至于程應天本人天資橫溢,極為適合修煉血河劍道,則屬于后話了。

  不過這件遺物究竟起什么作用,陳洛陽不得而知。

  今日一見,至少有一個功能,是可以開啟血海之門。

  陳洛陽見了,也嘖嘖稱奇。

  程應天被對手一口叫破自己底細,心中如何想不得而知,但面上不動聲色,只是微微一笑:“一點小機緣,比不得陳副教主手眼通天,只是謀求自保罷了。”

  一旁的薛鴻尋沉默不語。

  程應天措辭雖然客氣,但這血海之門開啟,直接連通血海,他便進退自如。

  苦海魔幢雖然是無邊寺鎮寺之寶,極為強大,但要說能鎮住整個血海,那還是想太多了。

  除非魔道十大強者之一的無邊寺法空方丈親自駕馭苦海魔幢,才有希望。

  程應天沒本事調動整個血海,但只要引動無窮無盡的血海澆灌,就夠眼下苦海魔幢喝一壺。

熱門小說推薦:《重生野性時代》、《圣墟》、《武煉巔峰》、《飛劍問道》、《元尊》、《逆天邪神》、《都市超級醫圣》、《都市奇門醫圣》、《都市超級醫仙》、《伏天氏》、《大道朝天》、《都市鬼谷醫仙》、《明末好女婿》、《史上最強贅婿》、《三寸人間》、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
北京pk赛车开结果记录